非法传销戴上股票面具 上下线靠代币买卖吸金30亿


上下线靠“代币”买卖吸金30亿元

记者调查发现,以游戏理财、电子炒股为名的公司在网络上为数众多,规模较大的有红通商务、大唐帝国、SMI和ASG等
有这样一种“股票”,只涨不跌,四年间涨幅达到370%,无偿配股9次,发展他人入股还能获得最高达4倍的奖励。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不是痴人说梦,而是活生生的现实。这家公司的名字全称是SMI全球游戏股票市场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SMI)。
这是一家神秘的公司,在其网站上我们看不到关于公司的任何信息,关于它的传说只流传在网络上的投资者之间。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从参与者获取的资料显示,公司注册地在英属的塞舌尔群岛,总部设于香港加莲威老道爱宾大厦。公司老板更是神秘,仅知道他叫黄彦清,是一位有丰富投资经验的新加坡华人。
本报记者经过深入调查发现,这更像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非法传销骗局。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创办人邹凌波告诉记者,SMI完全符合非法传销的三个特征界定。近几年,非法传销更加表现出网络化特征,并以理财为名,打着快速致富的旗号,从事非法获利的犯罪活动。
记者从获取的资料粗略统计,SMI涉及人员达到两万五千人,卷入金额至少30亿元。更加触目惊心的是,这类涉嫌非法传销公司不止SMI一家,这样的骗局也仍然在继续着。

借理财炒股为名
行非法传销之实

SMI并非一个孤例,以游戏理财、电子炒股名义的骗局近两年在网络上疯狂蔓延。在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网上,经举报曝光过的类似骗局就有十起,影响较大的有红通商务、大唐帝国、SMI、ASG等。
记者调查发现,虽然它们的名字五花八门,但运作模式却有惊人的相似。以SMI为例,有从100美元到5000美元共6个投资级别,每个人可以投资多个户口,申请多个ID。据了解,老玩家都拥有上百个ID号,而这众多ID也正是隐藏敛财秘密的所在。
新入者无法直接申请账户,必须由上级“老师”在自己账户中通过交易生成一个注册码。这就意味着若要加入就必须将自己的第一笔投资交给上级,资金通过网银转账,收款后“老师”将注册码发给新入者,一个新的ID就产生了。当记者质疑如果打款之后不给发注册码怎么办,上级“老师”称,“我们是打算把一辈子都奉献给SMI,不会为这点钱而冒险,再说你也可以向公司举报我。”而举报的渠道,竟然只是给公司邮箱发送电子邮件。
第一步账户申请成功以后,就可以投资购买代币,也就是所谓的电子股。在SMI中,“股价”是只涨不跌的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的价位在0.37。但SMI还有规定,并不是全部资金都可以购买代币,账户级别越高,可购代币的比例就越高。假如申请开设一个5000美元的账号,只有2925美元可以购买代币,除以0.37的价位,购得7905股。
账户剩余的资金中,有1750美元是股权投资,是固定不能动的。还有325美元是竞技游戏资金,这又使得SMI呈现出游戏的一面。在SMI网站上,有一个抢商品的小游戏,列单里的各种商品价格一直在下跌,谁先点看到价格为0,谁就赢得商品。据参与者称,游戏中赢得商品全凭运气,概率很低。大多数投资者也并不是冲着游戏而去的,游戏不过是SMI的一个幌子。
在大唐帝国中,游戏的色彩更为浓重。这是一款以唐朝为背景的3D网游,游戏本身没有太多吸引人之处。但在游戏之外,还暗含着和SMI一样的虚拟股市,只不过在这里叫做大唐国币。
在这些虚拟电子股中,分为所谓的静态收入和动态收入。静态收入除了“股价”上涨的收益,更为参与者看重的是“拆分”,这个概念类似于股市的无偿配股。据SMI参与者称,代币只拆分不增发。参与者人数会越来越多,“股价”不断上涨,当代币数量不能满足投资者需求的时候,就会进行“拆分”,一个币变成两个甚至更多。
“只涨不跌”的股价和高倍的无偿配股,成为此类理财骗局吸引民众加入的噱头。而真正使得参与者成几何倍增长的还在于动态收入,也就是发展下线的奖励。SMI的动态收入分为直推奖8%,对碰奖8%,一代领导奖10%和二代领导奖5%。这些奖励都根据所发展的下线人数及投资额,以代币形式赠送。不同的用户名和ID号按照三角布局,形成一个巨大的金字塔网络,每拉入一个新人,就能获得成倍的奖励。现在SMI的系统里,已经发展到75万之多的ID号,以每个人拥有30个ID号计算,也有两万五千人卷入其中。
“SMI这类的游戏理财完全符合非法传销的三个特征,属于非常典型的网络传销。”邹凌波十分肯定的向记者表示。他所说的非法传销三个特征是国家工商总局直销监督管理局根据《禁止传销条例》所做的官方界定,也就是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;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,组成层级;上线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业绩中计提报酬或者返利。

高额回报
背后是层层盘剥

“SMI隐藏着很多的陷阱,对规则做出一些眼花缭乱的设计,使得组织者永远处于只赚不赔的境地。”邹凌波向记者分析道。
从账户申请成功,组织者就规定了投资额的近一半作为股权投资,不能提现,不能购币。按照SMI宣传所称,这是“舍得”理财策略,若要获得长期高额收益,就要敢于舍去一部分利益。这也意味着,投资者刚一开始就损失了近一半资金。
随后,SMI又抛出一个所谓的“三进三出方程式”。记者对其研究发现,方程式不过是掩盖横夺投资者钱财的幌子。因为在这个“三进三出方程式”里,强制规定每一ID下的代币买卖要分三次进行出售,并且出售代币的30%必须回购,其实相等于投资者只能体现其中的70%。不仅如此,每次出售代币,公司方面要收取10%的高额手续费。这样下来,一多半的资金又被盘剥去了。更加不合理的规定是,因为账户资金都以美元计价,组织者强制规定进场汇率6.75,出场汇率6.2,等于参与者每一美元就被公司盘剥走0.55元人民币。
“三进三出方程式”、三角模型构建、左右分区对碰奖励,类似的技法同样存在于红通商务、大唐帝国等理财骗局当中。一个自称叫赵斌的上级“老师”向记者大概讲解了“三进三出方程式”,并称SMI理财是一个高深复杂的学问,很多新手要花一年时间学习领悟,并给记者发了所谓理财哲学的很多学习资料。在记者看来,这不过为了让参与者深陷其中。大多数的投资者文化程度并不高,在学习这些貌似高深的理论过程中,不知不觉便被洗脑,沉迷其中不可自拔。
邹凌波认为,传销式的奖励制度使得不断有人加入进来,就会不断有钱贡献给先入者。SMI跟万家购物的返利不同之处在于,万家购物要给参与者100%的返利,多数时间处于负债经营;SMI则不需要有任何支出,10%手续费确保了只赚不赔。一旦有大规模的提现,组织者只需暂停关闭系统提现就可以了,这种设计首先就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。
据记者了解,大唐帝国现在已经不能提现,在参与者组建的QQ群里,有人已经开始低价转售“大唐国币”。
SMI在众多电子股骗局里属于创立较早的一个,2007年成立以来,也经历了数次沉浮。在记者拿到的股价走势及拆分记录中,可以看到,代币发行价为0.1美元,发行量为125万。过去四年里,共拆分过9次,2007年9月第一次拆分倍数竟然达到了12倍。据参与者介绍,SMI刚开始非常受热捧,12倍的拆分过于激进,以至于大批参与者套现,公司也一度停止了套现。后来8次的拆分则吸取了教训,采取稳健的策略,拆分倍数从1.5倍到2.1倍不等。最近一次的拆分是在2012年3月6日,经历了9次拆分之后,代币数量也超过了13亿个。按照代币现在0.37美元的价格,以及SMI规定的6.2汇率计算,SMI已卷入至少30亿元人民币。
并不高明的骗术,却屡禁不止,并且还在野蛮生长。邹凌波认为,除了利用人们贪图快速致富的心理,还因为背后有一批职业的传销团伙。当一个骗子公司被查办之后,只是法人代表、公司领导等少数组织者被逮捕判刑。但非法传销长期滋生的最大因素是居于中层的传销者,他们之间有着严密的组织,一个骗局被戳破,便成群结队转战下一个骗局。本报在今年3月份曾做过国宏国际非法集资骗局的报道,记者在长期追踪调查中发现,其中一批骨干力量来自于早些年的世界通,随后到国宏国际,再到如今的SMI。哪里有利可图,这些人就会蜂拥而上。
“近几年涉众型经济犯罪越来越猖獗,但我们对此的侦破、打击力度却严重落后。”邹凌波言语中不乏无奈,“非法传销越来越网络化,单纯靠某一地方的监管很难禁止。”
事实上,去年8月份,重庆市涪陵区人民检察院已经对SMI组织者肖树平、李丽萍、李宜蔓等人以非法传销罪进行了批捕。但由于SMI涉及全国多个省市,被批捕的几人也不过是当地组织者,SMI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反而继续壮大。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和江苏海安县公安局官网上,都发布有SMI涉嫌网络传销的警民提示,但对于这类新型的网络传销案件,显然需要有更加整体化的行动来侦破。
“我在2006年就创建了反传销联盟,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,非法传销仍然如此猖獗。让我们民间团体也感到很无力。”邹凌波悲观的说道。(记者 肖怀洋)
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0-18 02:32:44